福吉菌
福吉菌

 首页 >> 社科关注
从“新时期”到“新时代”: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总结与反思
2019年08月03日 09:02 来源:《中国文学批评》2019年第1期 作者:徐刚 字号
关键词: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新时代;新时期;改革开放

福吉菌 www.posters-4-sale.com 内容摘要:确实是这样,从“新时期”到“新时代”,或者说在这“改革开放40周年”的重要关口,一系列或远或近的纪念活动,都或明或暗地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发生着联系。

关键词: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新时代;新时期;改革开放

作者简介:

  每当时空流转,一年的光阴行将结束之际,我们总会不由自主地思索这即将过去的一年,究竟与过往的岁月有何不同。时间的无限绵延,人们总是很难分辨其间掩藏的微妙差异。然而面对2018,当多年以后,人们回顾这个不平凡的年份时,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想必不会被人轻易放过,那便是“新时期文学40年”。确实是这样,从“新时期”到“新时代”,或者说在这“改革开放40周年”的重要关口,一系列或远或近的纪念活动,都或明或暗地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发生着联系。在这样的时间线索中,去着重清理发生的一切,详细勘察理论的蛛丝马迹,显然有助于我们更好地面向未来。

  一、四十年文学总结

  与现实主义大讨论2018年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关键节点,围绕40周年,社会各界展开了一系列纪念性的研讨活动。对于中国当代文学批评来说,回顾40年走过的曲折道路,总结其中的经验和教训,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这其中有一系列值得重视的成果。杨扬在《四十年来中国文学的变与不变》⑴中别出心裁地将改革开放40年的中国文学分为四个部分,分别是20世纪70年代末的“拨乱反正”,80年代中后期的文学实验,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的洗礼,以及21世纪以来互联网技术的冲击。总体上他又将40年分为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是非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后一个时期则是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由此预示中国文学自印刷术产生以来的最剧烈变革。围绕改革开放40年,两个大范围的文学讨论值得重视:

  其一,“回首四十年,放歌新时代”的重要研讨。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推动当代文学研究,呼唤新时代文学的新作为、新气象,《文艺报》举办了“回首四十年,放歌新时代”系列研讨会,探讨40年当代文学的经验与启示。在会议主办方看来,文学作为一个整体场域,不同门类共同见证了当代文学的发展,系列研讨涵盖了当代文学创作的各个门类,尽可能呈现40年文学现场的全部概貌。会后,与会者发表多篇与论题相关的评论文章。比如王干的《改革的呼唤小说的开放》⑵就对40年来的小说作了历史回顾与梳理。在他看来,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写作,既不同于福楼拜的自然主义倾向的现实主义,也有别于巴尔扎克的批判现实主义,同时也区别于苏联的革命现实主义,更不是法国“新小说派”的现实主义,而是融合了中国现实精神和传统文化内蕴的新写实精神,同时又是开放的现实主义,这是改革开放40年的重要硕果。潘凯雄的《纵横不出方圆——改革开放40周年文学演变启示录》⑶从总体上概述40年来的文学发展,认为其间最重要的“圆点”和“本宗”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时代使然,二是艺术规律使然。何言宏的《历史转型的书写与回应》⑷也认为40年中国文学的主要成就在于现实主义精神和创作方法,它一方面书写改革开放这一历史转型的方方面面,另一方面,转型之中广大民众的精神世界也得到了深切呈现。另有叶延滨的《三种姿态的角力与平衡——改革开放大潮中的诗坛生态》,李少君的《从改革开放到新时代的壮丽史诗》和霍俊明的《不断重临的起点》,总结了40年来当代诗歌的发展历程;⑸李炳银的《现实的书写史志的格局》和李朝全的《塑精彩中国人述精彩中国事》,总结了40年报告文学发展状况;⑹而汪守德的《四十年的创造与辉煌》和黄传会的《追赶强军兴军的步伐》,则总结了40年来的军事题材文学。⑺

  其二,“新时代与现实主义”大讨论。

  作为40年文学总结的延伸,对于现实主义文学的重新讨论,在2018年的当代文学批评中也相当活跃。在这一方面,《长篇小说选刊》发起的“新时代与现实主义”大讨论无疑是引人瞩目的。该杂志于2018年第5、6两期发表了数十位评论家的笔谈文章。这些文章结合现实主义概念的丰富意涵,现实主义文学的发展流变,以及当下现实主义小说的创作面貌,提出了许多非常重要的问题。

  关于文学中的现实主义,诚如孟繁华在《现实主义:方法与气度》一文中所认为的,“一直是一个有多重阐释空间和可能的概念。”⑻而在程光炜看来,在新时期文学40年的历史中,重新讨论现实主义文学的契机往往出现在三个关口:第一是伪现实主义文学盛行,文学走向末路的时候;第二是文学形式探索达到饱和、出现审美疲劳的时候;第三就是在文学过分商业化、圈子化的情况下。⑼而丁帆则在《我们经历了什么样的“现实主义”》⑽中指出,百年文学史对“现实主义”的理解是随着政治与社会的需求而变化的,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我们缺少了一个重要的元素,就是“批判”(哲学意义上的)的内涵和价值立场。汪政在《现实·现实感·现实主义》⑾一文中指出了“现实感”的重要性,在他看来,现实感首先是一个作家能够在复杂纷纭的幻象中发现现实的能力。因此他主张,我们不必俯首于“现实”,也不必臣服于“主义”,只要拥有并忠于现实感,自然会有现实主义的创造。同样,李遇春也认为,我们与其在文学创作出现困境时去乞灵于形形色色的所谓“现实主义”理论,还不如去老老实实地求助于活生生的“现实”生活,换句话说,与其去乞灵于“主义”,不如去求助于“现实”。⑿

  关于现实主义的尺度、标准、原则和精神的问题,评论家们各抒己见。张清华认为,并不存在一个先验正确且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实”,真实只存在于个体的心理和命运之中;⒀郭宝亮认为,现实主义的永恒魅力就是在开放的体系中炼成的;⒁李朝全认为讨论现实主义,不能脱离时代和社会生活的大语境,不能脱离我们对于这个新时代的一些基本判断和认识;⒂而於可训则认为,今天的现实主义的主导精神应该是“关怀社会的精神环境,关怀人的灵魂,关怀人的价值追求”的“人间关怀”精神;⒃在刘复生看来,现实主义意味着作家找到了讲述现实的方法,从而给现实赋形;⒄而黄德海则认为现实主义的天条之一,就是对现实的准确传达。⒅

  另外,相当多的评论者都指出了新现实之于现实主义的重要意义,比如李云雷的《现实主义:新视野与新时代》⒆一文认为,在新时代讨论现实主义要有新的角度,要将新的现实、新的体验容纳进来,要有新的眼光、新的视野,只有这样,关于现实主义的讨论才不至于陷入理论的空转,才能激发起创作者的热情与勇气,才能在面对世界时找到我们的方位。张丽军则主张,当代中国文学最大的使命就是要书写这个刚刚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巨大现实。⒇

作者简介

姓名:徐刚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职称:副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实习编辑: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福吉菌
福吉菌

最新文章:

  • 【健康解码】你是糖尿病高发人群吗? 2019-08-03
  • 韩警方:忠清北道堤川市缆车支架倒塌系人为事故 2019-08-03
  • 猜你喜欢:

    福吉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