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吉菌
福吉菌

 首页 >> 政治学 >> 青年学人 >> 刘建义
领导者要心中有“数”
2019年08月02日 14:32 来源:《决策》2017年第6期 作者:刘建义 字号

福吉菌 www.posters-4-sale.com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大数据时代,“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1],管理者则是发现价值的关键。因为,“大数据不可能仅仅由机器设备自身运转来实现其功效,总是要有人的介入或至少是协调,抑或是管控。”[2]早在1890年代,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fred Marshall)就认识到了管理者及其才能的重要性,在他看来,资源是有限的,但人的需求是无限的,要优化资源配置、实现帕累托最优,就必须发挥管理者作用,从而把“企业家才能”并列为劳动、土地、资本之后的“第四种”生产要素。研究发现,“管理者的水平决定企业管理水平,也决定产品质量”[3]。因此,卓越的管理者应该有良好的大数据素养,知“数”、明“数”、循“数”,真正做到“心中有数”!

  知“数”:了解多少?

  《孙子·谋攻篇》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就是说,决策质量受到信息广度与深度的双重影响。信息广度即“了解什么”,强调是否知道某事或某物;信息深度则是“了解多少”,强调就某事或某物都知道些什么;两者逻辑递进,互相支撑,广度是深度的前提,深度是广度的纵向演进。因此,知“数”是对管理者的知情权演绎,强调对大数据的听闻、了解,涉及“晓得”和“懂得”两个层面。“晓得”即“知道了”,说明管理者已经意识到了大数据现象的存在,是对大数据的客观承认与感性认知;“懂得”即“弄明白了”,意味着管理者通过学习、实践,形成了对大数据的理性认知。大数据时代,合格的管理者之于数据,不仅要“知其然”,还应当“知其所以然”!

  大数据时代需要那些能够发现商机、开拓市场、有敏锐创新思维的领导者。[4]李嘉诚就曾说过:“当一个新生事物出现时,有5%的人知道时赶紧做,这就是机会,做早了就是先机;当有50%的人知道时,做个消费者就行了;当有超过50%时,你看都不用去看了。”然而,掌握了目前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5]以上的相当部分政府部门、行政官员却“视而不见”,不敢也不愿直面对大数据挑战,造成了数据资源的极大浪费。因此,合格的管理者要有一种灵敏的嗅觉,敢于承认大数据时代的客观来临,并积极迎接思维和技术层面的挑战。

  统计显示,大数据在2011年帮助美国零售业净利润增长60%,帮助制造业在产品开发、组装环节节省50%的成本,为全球的个人位置服务提供商贡献了1000亿美元;为美国医疗服务业每年带来3000亿美元的价值,为欧洲的公共部门管理节省2500亿欧元。[6]因此,要充分发挥大数据驱动经济创新发展的作用,合格的管理者还必须塑造良好的数据观,形成针对大数据及其技术的科学认知。类似于数学中的“转化”思想,管理者要遵循熟悉化原则,将有关大数据的陌生问题转化为熟悉问题,降低管理决策的不确定性和管理成本,以利于运用熟知的知识、经验和问题来解决,进而推动组织目标的更容易实现。

  明“数”:相信什么?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一百四十多年前,英国文学家狄更斯这样描述工业革命发生后的时代。一百四十多年后,当一切皆可量化时,大数据时代成了另一出“双城记”:数据爆炸既寻求管理的积极变革,也带来了假冒伪劣与技术霸权。一方面,低密度的数据价值、参差不齐的数据质量,要求管理者“火眼金睛”,能够去伪存真;另一方面,人的精力、能力、时间等是有限的,在无限的管理需求面前,管理者必须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能够做到去芜存菁。因此,明“数”,就是成功的管理者有能力辨别数据的真假,“淘”到有价值的数据。

  区别于传统的信息传递与知识生产方式,大数据时代的知识是大众化生产,是精英、大众共同作用的结果。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就说过:“我们事实上是在一个实时信息的海洋中游泳,手机和数据服务的爆炸式增长意味着世界各地的人们在为全球知识库作出海量的信息贡献。他们还通过交流、购买、出售和其他日常生活活动以免费的方式提供着信息。”[7]然而,也正是这样一种生产方式,使信息的传递没有了“把关者”,使知识的生产变得粗放,进而威胁到数据的真实性。调查发现,在大数据产业当中,数据贩子倒卖的数据很多都是脏数据,由于数据通常按量出售,为了把量做上去,里面往往只有30%的数据是真实的,而70%都是造价充量的假数据。[8]为此,成功的管理者要“火眼金睛”,能够辨别数据的真假。

  与此同时,成功的管理者还应该能够去芜存菁。众所周知,信息是决策的依据和基础,但数据并不等于信息,“数据是对信息的客观记录,当我们对数据赋予背景时,它就成为信息;信息是知识的来源,当把信息提炼出规律的时候,它就上升为知识”[9]。从而,并不是所有数据都是有价值的。每天,我们生产出2.5兆字节数据。[10]其中,互联网产生的全部内容可以刻满1.68亿张DVD,发出的2940亿封邮件相当于美国两年的纸质信件数量,发出的200万个社区帖子相当于《时代》杂志770年的文字量等等。[11]因此,要想在海量数据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并把碎片化的信息拼凑成自己想要的知识,需要管理者具备基本的计算、挖掘能力,这样,才能“淘”到真实的、有价值的、鲜活的数据,以满足管理决策的需要。

  循“数”:让谁说话?

  美国管理学家爱德华·戴明曾说:“除了上帝,任何人都必须用数据来说话。”涂子沛在《大数据》中也曾写到:“通过和一个又一个项目的‘亲密’接触,我真真切切地‘透视’到数据在美国政府和企业当中的重要作用。在了解其成因、背景和趋势的过程中,我常常被数据的力量和美感所震撼。我将这种新的特点和趋势概括为‘大数据时代’的‘循数管理’和‘数据竞争’。”作为治理理论与互联网数字技术结合催生的新的公共管理理论准范式,数字治理强调信息技术和信息系统对公共管理的影响,[12]体现为循“数”治理的兴起,即以数据为依据、资源、工具来发现、分析和解决公共问题,以此保证治理更为科学客观理性。[13]

  大数据时代,伴随着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管理者也越来越无法仅凭直觉和经验进行管理与决策。所以,我们需要用数据,而非用感觉来管理,因为人的感觉很可能会出现偏差。[14]高德公司曾估算过,使用高德地图躲避拥堵功能,平均每月可以为全部用户节省时间达700年,节油高达1840万升、价值1.3亿元。[15]经济学人智库对1135位企业高管(其中54%是CEO、CFO等高管或董事会成员)进行的调查也显示,高度数据驱动型企业比一般企业在制定重大决策时效率可显著提高3倍。[16]

  循“数”治理坚持数据为中心,要求管理者“用数据来说话、用数据来管理、用数据来决策、用数据来创新”[17],以数据驱动替代经验驱动。在纽约,为了恢复哈德森河的生态,市政府在河的沿岸都安装了传感器,传感器把河水的盐度、浊度、叶绿素、颗粒物粒径以及河面风向等数据收集起来,实时地传递到后台。在计算中心,各种数据汇成了一条虚拟的哈德森河,流水何时被污染,化学、物理、生物成分发生了什么变化,一看便知。[18]在通用电气,财务总监出身的雷金纳德·琼斯通过使用模型和数据对公司进行管理,他虽然较少亲身公司基层,但对分公司的了解比各个分公司经理还要清楚。正是在琼斯的带领下,1971~1980年通用电气的收入从94亿美元翻番至240多亿美元,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更快,从4.17亿美元增至15亿美元之多。[19]

  因此,大数据时代,卓越的管理者运用数据和客观方法将成为一种思维惯式,没有数据,管理者就不能轻易做出结论。

  [1] 马云,数据是这个时代核心资源,浙江日报,2015年10月15日,第9版。

  [2] 陈彩虹,大数据功能之辩,财经,2015年第15期。

  [3] 林孝辉,管理者决定管理水平和质量提升,经济与社会发展,2010年第12期。

  [4] 陈宪宇,大数据掀起的企业管理变革,现代企业,2014年第3期。

  [5] 李克强,信息数据“深藏闺中”是极大浪费,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5/14/c_128982600.htm。

  [6] 大数据,新能源,2013年第5期。

  [7] 联合国,联合国全球脉动:分析实时数据 增进人类福祉,联合国新闻网,2011年11月8日。

  [8] 大数据市场乱象:用人工智能讲故事 低质虚假数据大量倒卖,第一财经日报,2017年4月16日。

  [9] 涂子沛,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1月4日,第C01版。

  [10] Bringing big data to the enterprise. http://www-01.ibm.com/software/data/bigdata/what-is-big-data.html.

  [11] “大数据”到底有多大?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04/30/c_127753550.htm。

  [12] 韩兆柱、马文娟,数字治理理论研究综述,甘肃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

  [13] 任志锋、陶立业,论大数据背景下的政府“循数”治理,理论探索,2014年第6期。

  [14] 大数据时代的管理者:顶尖企业的数据管理模式,http://www.tuicool.com/articles/AfUbU3Y。

  [15] 贺涛、孙爱民、肖辉龙,大数据痛点,财经,2016年第45期。

  [16] 普华永道,大数据引发企业决策变革,第一财经日报,2014年9月17日,第A14版。

  [17] 杜小勇,“数据治国”的三个关键理念——从互联网思维到未来治理图景,人民论坛-学术前沿,2015年第2期。

  [18] 洪黎明,物联网:“智能城市”生长的沃土,福建日报,2010年12月23日,第15版。

  [19] 大数据时代的管理者:顶尖企业的数据管理模式,http://www.tuicool.com/articles/AfUbU3Y。

作者简介

姓名:刘建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福吉菌
福吉菌

最新文章:

  • 【健康解码】你是糖尿病高发人群吗? 2019-08-03
  • 韩警方:忠清北道堤川市缆车支架倒塌系人为事故 2019-08-03
  • 猜你喜欢:

    福吉菌

    友情链接: